您现在的位置 : 巴黎人在线赌场>数据图表>mfc视讯 扒大牌 | 卖药起家的资生堂,还开了一家百年餐厅……

mfc视讯 扒大牌 | 卖药起家的资生堂,还开了一家百年餐厅……

2020-01-11 10:43:04    点击: 3208
内容摘要:在东京银座,有一家创始于 1928 年的西餐厅——“资生堂 parlour”。尽管它的售价大约是当时市面上洁牙粉的 10 倍,但销售情况却十分火爆,一举为资生堂打响了名头。而它也是资生堂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款化妆品。一百年来,资生堂还在不断改进它的配方,如今已经到了第 8 代,拥趸无数。当时海报上洋派的女性要知道资生堂这款肤色蜜粉,比其他化妆品公司早了近 20 年。

mfc视讯 扒大牌 | 卖药起家的资生堂,还开了一家百年餐厅……

mfc视讯,在东京银座,有一家创始于 1928 年的西餐厅——“资生堂 parlour”。真的不是重名,就是那个赫赫有名的化妆品大魔王资生堂开的。

1923 年关东大地震后重建的资生堂,左边是药品和饮料部,右边是化妆品事业部

说护肤彩妆是资生堂的招牌,你一定不奇怪。但你知道吗,它的“魔爪”其实早就伸向了其他领域:制药、个护、服饰、画廊、杂志……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资生堂的八卦。

1872 年,日本第一家西式大药房在东京银座锣鼓喧天地开业了。

药房老板是曾经在日本海军做过药剂师的福原有信,他根据中国的《易经》:“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为这家西药房取了名字——资生堂。

然而他的野心不止是卖药,还想引进西方技术自己制药。1888 年,在日本人还只知道洁牙粉的时候,资生堂抛出了轰动一时的革命性产品——牙膏。

福原卫生牙膏刊登在报纸上的广告

这款“福原卫生牙膏”不仅革新了当时牙齿清洁产品的形态,还率先添加了氟化物,以防止口臭、预防蛀牙等口腔疾病作为卖点。尽管它的售价大约是当时市面上洁牙粉的 10 倍,但销售情况却十分火爆,一举为资生堂打响了名头。

“福原卫生牙膏”本尊

现在的资生堂已经没有牙膏这个品类出售,但他们家的个人护理产品,已经遍地开花,多到了我们绝对不能忽视的地步。洗颜专科、丝蓓绮、水之密语,以及大陆暂时买不到的玛宣尼、ag deo 24 等等。

现在市面上形形色色的化妆水几乎数不过来,不少姑娘用过的化妆水牌子比她们喝过的矿泉水牌子还要多。

所以,如果在闺蜜聊天或者需要撩妹的时候云淡风轻地来一句:“世界上第一款化妆水就是资生堂发明的,从 1897 年卖到现在了,你用过吗?”效果应该不错。

红色蜜露一个世纪以来的包装演变

这款叫 “红色蜜露”的酒红色化妆水,原名“eudermine”,是希腊文中“美好肌肤”的意思。要说资生堂对红色蜜露的感情也不是一般的深,在集团旗下众多产品线里,唯有 eudermine 这个产品线,只有一款产品,就是红色蜜露。大有“后宫佳丽三千,皇上他偏偏只宠我一人”的架势。

但红色蜜露绝不仅仅是靠着“世界第一”的名头和颜值就能卖一百多年。在研发之初,它的开发者东京帝国大学教授长井长义博士,就希望这款化妆品有着和药品一样的高品质。而它也是资生堂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款化妆品。一百年来,资生堂还在不断改进它的配方,如今已经到了第 8 代,拥趸无数。

红色蜜露复刻版海报

2012 年开始资生堂推出了红色蜜露的经典复刻版,单看海报,就带着一股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的气质。

想在化妆时改善肤色,有一个选择就是根据自己的情况,用绿色、紫色、粉色的妆前乳或者 cc 霜来打底。而早在一百年前资生堂就已经把这个想法成功落地。

1917 年推出的彩虹蜜粉,“一根藤上七朵花”

1917 年,资生堂推出了彩虹蜜粉——七色香粉,分别是“白”“黄”“肉黄”“玫瑰”“牡丹”“绿”“紫”,可以满足不同肤色修容的需要,在当时是一款极其先锋的产品。

因为它能在“灯光下显出极美肤色”,而率先在艺术家这个敢为人先的群体中有口皆碑,之后逐渐影响到了还在坚持用白色传统蜜粉的普通女性。到了 1932 年,资生堂又开始发售“摩登彩色香粉”,此时的蜜粉已经升级为九种颜色。

三十年代资生堂“美容剧”里的日本女性

其实在此之前,资生堂就已经开始尝试着打破千人一面的“白粉时代”了。十九世纪末,日本与西方的交流更加频繁,国内的外国人也逐渐增多,先洋气起来的贵族们,开始逐渐适应西方的服饰和打扮。

1906 年,资生堂适时地推出两款肤色白粉——“kaede”(黄色白粉)、“hana”(肤色白粉)。贵族们认为这款产品可以让人的肤色看起来更高贵,趋之若鹜。

当时海报上洋派的女性

要知道资生堂这款肤色蜜粉,比其他化妆品公司早了近 20 年。

20 岁就成为法国《vogue》杂志摄影师、25 岁就开创了 dior 彩妆帝国的卢丹诗 (serge lutens),在上世纪 80 年代,已经是家喻户晓的彩妆艺术大师。那时的资生堂还只是在美国、香港逐步试水,从西西里岛登陆,开始摸索着进军欧洲的“不知名”品牌。

上世纪七十年代电视采访中的卢丹诗

为什么卢丹诗会选择资生堂我们不得而知,但当时卢丹诗确实提前结束了自己原来的合约,用一份“与资生堂合作十年、在法国打响产品、并且以最少的宣传费用达到最大冲击力”的策划书打动了资生堂。此后的岁月,资生堂和卢丹诗就开启了“相互成就”模式——

用资生堂第三代传人的话说,“资生堂的形象在五年内就为整个巴黎家喻户晓。”而卢丹诗也因为给资生堂进行的一系列广告设计,收获了包括两座国际广告金狮奖和法国文化部颁发的艺术文化卓越勋章在内的无数赞誉。

卢丹诗为资生堂设计的广告

1982 年,卢丹诗为资生堂创作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款香水——nombre noir,他也因此跟香水结缘,并且在 2000 年在资生堂帮助下创立了自己的香水品牌,大名鼎鼎的沙龙香 serge lutens。

看着 serge lutens 的香水瓶,你有没有发现它跟红色蜜露的瓶身师出同门?其实红色蜜露现在的瓶身就是在它推出 100 年的时候由卢丹诗设计的。

左边是 serge lutens 的柏林少女香水,右边是红色蜜露

资生堂似乎是为了更加坐实大家对他的昵称——“许三多”(shiseido),今年开启了霸道总裁模式,“哐哐哐”接连买下了几个大牌:气质高冷的沙龙香 serge lutens、几乎每个美妆博主都会推荐的 laura mercia、美国专业药妆品牌 revive,以及西西里的美丽传说 dolce & gabbana 的彩妆线和仙女裙 elie saab 的香水线。

宇宙最强仙女裙家的香水现在也归资生堂

根据资生堂官网“低调”的数据,他们现在拥有的品牌已经有 40 个。这其中还不包含每个品牌下面数不清的产品线,比如仅仅“shiseido”这个专柜品牌下面就有 8 个子品牌——红妍肌活、时光琉璃、悦薇、盼丽风姿、百优、新透白美肌、新漾美肌、红色蜜露……

资生堂的品牌列表里,有一个品牌的出现在我眼前炸开一道闪电——雅漾……查过之后才发现,雅漾的母公司皮埃尔·法布尔,其实在资生堂准备进军法国的时候就开始了与它的合作,后来两者合资在日本建立了公司,负责雅漾在日本的销售和一部分生产(比如防晒产品)。

资生堂官网上出现的品牌,大家随便感受一下

另外还有一个好消息是,据说 nars 要在大陆上市了!这个 1994 年由法国人在美国创立的彩妆品牌,早在 2000 年就已经被资生堂收购,它也是资生堂高端化妆品里的唯一一个彩妆品牌。不过现在大家为它产品的中文译名操碎了心——g spot、undress me、pussy galore、deep throat……我外语不好,大家自己翻译吧~

上世纪 80 年代初的北京,雪花膏还是用塑料袋装着,摆在百货商场的柜台里称着卖的。资生堂就是在那个时候,应北京第一轻工局的邀请来到中国。

资生堂的第三代传人福原义春回忆说,当时他们打算先做洗发产品、护手霜和雪花膏一类的基础产品。而中国方面比较大胆地提出了可以生产包括口红在内的化妆品,并且还提出创立一个新的针对中国消费者的品牌——华姿。

华姿的标签上印有“日本资生堂技术指导”的字样

不少网友忆苦思甜的时候,都曾经提到过这个高大上的“国货”。时尚摄影师陈曼说,她小的时候见妈妈有一支华姿的口红,却舍不得用,一直放到口红开始“冒汗”。在那个人均工资 50 元上下的年代,售价 20 块一支的华姿口红,绝对称得上奢侈品了。

华姿的彩妆产品

后来的故事是,福原义春成了北京市的荣誉市民,华姿慢慢淹没在了历史长河中。但泊美、欧珀莱、悠莱这些中日混血品牌却逐渐被我们熟悉,而国外大牌对我们来说,也早就不再神秘了。

资生堂 parlour 不同季节的限定曲奇和芝士蛋糕非常有名

现在,如果你有机会去东京银座,不妨到资生堂 parlour 餐厅坐坐。来感受一下,大正时期的改良西式料理,和卖了一个多世纪的苏打芭菲,究竟是什么味道?

左图为明治时代开始售卖的苏打芭菲,右图为普通的草莓芭菲

最后,觉得这篇是软文的,请转告资生堂给我打钱,我会用它来吃苏打芭菲。